当前位置: 深圳新闻网首页>经营中心频道>金融>股票>

董事席位上大半是银行

董事席位上大半是银行

分享
人工智能朗读:

再有银行成为上市公司股东。除了中国银行将获得公司5.51%的股份,农业银行四川省分行、成都银行、工商银行泸州分行、天津银行成都分行、民生银行成都分行、泸州商业银行等都获得了用来抵债的*ST天化股票。

再有银行成为上市公司股东。*ST天化22日晚间的一则大股东重整计划的公告,宣告了以中国银行为首的7家银行将摇身一变成为公司的股东。根据WIND统计,截至去年底,共有15家公司的十大流通股东中出现了银行的身影,其中建设银行、中国银行、农业银行分别持有6家公司股份。对此,业内人士表示,通过债转股,部分银行成为了上市公司股东,但对银行来说正反两方面影响均有,关键还是看相关公司后续能否扭转经营颓势。

7家银行成*ST天化股东

22日晚间,*ST天化公告称,由于公司无法到期清偿债务,且明显丧失清偿能力的可能,被法院裁定重整,中国银行泸州分行等7家银行受领大股东泸天化集团所持的公司股票用于抵债清偿债务。

泸天化集团持有公司股份1.79亿股将全部用于清偿自身债务。本次权益变动将于近日完成,变动完成后,泸天化集团持有上市公司股份清零,持股比例由11.45%下降至0%。

除了中国银行将获得公司5.51%的股份,农业银行四川省分行、成都银行、工商银行泸州分行、天津银行成都分行、民生银行成都分行、泸州商业银行等都获得了用来抵债的*ST天化股票。

受化肥行业产能过剩影响,泸天化2016年和2017年连续两年亏损后披星戴帽。*ST天化2016年亏损6.37亿元,2017年更是亏损14.9亿元。

去年6月,公司收到债权人泸州天浩塑料《通知书》。申请人以泸天化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有明显丧失清偿能力的可能为由,向四川省泸州市中院申请对公司进行重整。控股股东泸天化集团也在今年5月被法院裁定批准重整。

由于无法偿还银行的贷款,大股东也只好以股抵债了。不过,对于获得股份的银行来说,*ST天化今年业绩大有改观,其持股不排除能获利。中报预告显示,公司今年上半年实现扭亏为盈,预计净利润在2.3亿元~2.8亿元,同比大增692.78%~821.65%。

对于业绩大增,公司表示,进入重整程序后,金融机构借款停止计息,财务费用大幅减少。化肥和化工产品市场回暖,产品价格逐步上涨,同时加强费用管控。

去年底银行持有15家A股

记者注意到,银行持有上市公司股权早已有之。根据WIND统计,截至去年底,两市共有15家A股的十大流通股东中出现了银行的身影。

数据显示,江苏国信去年底共被5家银行持有,包括江苏银行、广发银行、浦发银行、中国银行和南京银行。其中,南京银行持有江苏国信9287万股,持有流通股比例高达17.23%。

此外,ST云维去年十大流通股东中也出现了5家银行的身影,包括农业银行、中信银行、华夏银行、建设银行和交通银行。其中,农业银行去年底持有流通股比例高达3.93%,而今年上半年持股比例进一步上升到4.2%。

从目前来看,大多银行成为上市公司股东主要因为相关公司破产重整等而债转股。

如长航凤凰去年年报显示,前十大股东名单中,第二和第三大流通股东分别是民生银行和光大银行武汉分行,持股比例分别为2.91%和1.75%。

回溯2013年,多家债权银行向法院提出对长航凤凰财产保全申请,公司走上破产重整之路。根据最后通过的重整方案,每100元普通债权将分得约4.6股股票,重整后多家银行成为了长航凤凰的股东。

值得一提的是,还有银行持有已退市的公司,如中国银行去年底持有的6家公司中,长油5和国重装5退市前为长航油运和二重重装,持有股数高达2.5亿股和3.68亿股。

长航油运退市后变身长油5。中报显示,公司前十大流通股股东中,有7家银行位列其中。未来公司能否恢复上市,将直接影响到7家银行持有股权的损益情况。

债转股对银行影响几何?

除了银行直接成为上市公司股东,还有上市公司子公司引入银行的债转股机构作为股东。

东方园林23日午间公告称,公司日前与农银投资签署了《市场化债转股战略合作协议》,农银投资拟出资不超过30亿元持有公司全资子公司东方园林集团环保有限公司不超过49%的股权。资料显示,农银投资是国内首批获准设立的市场化债转股实施机构之一,是农业银行全资子公司。

具体看,农银投资将以权益投资等多种方式向东方园林及/或其参与方提供市场化债转股资金。农银投资将结合上市公司需求,提供个性化的金融服务。在双方开展市场化债转股合作期间,农银投资在依法合规的前提下协助东方园林实现降杠杆、调整结构等目标。

债转股作为一种重要的债务重组方式,被许多国家用来应对债务危机。20世纪末,我国也曾以此方式配合经济体制改革。2016年,我国再次提出通过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的方式,逐步降低企业杠杆率。

对于债转股,前海开源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分析称,“债转股并非万能良药,其对银行影响有正反两方面:如果上市公司未来业绩有望好转,银行所持的股权有望获利;如果公司很难翻身,债转股后盈利无法改善,银行将受损。至于对上市公司来说,通过债转股减轻了还本付息的压力,资金紧张有望缓解。”

经济学家宋清辉指出,“对银行而言,债转股将为银行提供更多可选的不良债权处置方式,降低账面不良额,缓解银行的核销压力。对上市公司而言,节约了大笔财务费用。”(记者 陈燕青)

[责任编辑:江书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