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深圳新闻网首页> 文化> 头条新闻

《心怀野念》

《心怀野念》

分享
人工智能朗读:

作者西门媚以多年专栏作家之透彻笔力,将生活的话题一一道来。她想把她的作品写给心怀野念的人看,这些人可能是少数,但是存在,存在于不同的群体,只因为一些内心的野念,他们蠢蠢欲动,跃跃欲试;他们生机勃勃,与众不同。

作者:西门媚? 出版社:北京时代华文书局? 出版时间:2017-8

?

◎ 西门媚 著

很难说清婚姻是何时被妖魔化的。是从社会的哪个年代或是个人的某个时期?

说得最滥的名言是:“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从某一天起,中国就有人惊呼,离婚率越来越高,结婚率越来越低,社会不稳定啊。从某一些人开始,对“婚姻的道德性”有了质疑,跟着有人在说,总有一天婚姻制度会消亡。

从个人的历史看,刚刚毕业,二十出头,还有些人在踊跃结婚,男人年过二十五,女人未到二十九,结婚大都是迟疑了又迟疑。男人的借口是,没有立业,尚需努力。女人的宣言是,没有确定真爱,不能草率结婚。于是许多男女选择了同居不结婚。

害怕婚姻,也就害怕结婚。

有种说法,当你想甩掉你的恋人,就向对方说:“我们结婚吧。”对方就会落荒而逃。

于是,就有许多人马拉松恋爱,八年九年后不了了之。有许多人正式生活在一起了,见过双方家长,共同购房置业,事实婚姻既成,可就是不履行手续。

有的人小心翼翼,结婚前已经在为离婚打算,早早搞好了婚前财产公证。

有的人负隅顽抗,所以最后奉子成婚。

我最近还听说,有个男人对女人说,你需要减肥二十公斤,我才能和你结婚。女人于是发愤图强,真的减肥二十公斤。男人说,你既然已经胖过,说明有胖的基因,你将来还是可能再胖,所以我不能和你结婚。

我认识的还有几对,结婚成了给对方给父母或者给同事朋友们一个交代,双方仇人似地结婚,结了婚马上离婚,情绪终于恢复正常。

结婚变成了一道可怕的门槛,越是长时间地面对它,越感到可怕。理智这时候变成了累赘。

反倒是一些不谈恋爱,只考虑婚姻的人,变得轻松自如。他们征婚,他们相亲,两人一碰到就看门户匹配,谈结婚条件,要么一拍两散,要么一拍即合。可这种结婚,又给后来的故事埋着伏笔,饱暖思淫欲,欲罢思情感。一动了情感的念头就容易恶形恶状,最后搞得离婚率又爬升了一点,搞得没结婚的更加害怕。

结婚变成了一件似乎最需要勇气的事情。

但如果两人咬着牙像上刑场似的,很难想象会有好日子在婚后等着他们。

恋爱结婚的时间还有一条这样的规律:恋爱和结婚呈这样的一条曲线,在恋爱的第一年内,结婚率呈上升趋势,到一年半后结婚率呈逐步下降的趋势,第二年以后,结婚率就很低了。第三年四年后,这条线就像死蚯蚓,再也抬不了头。这是社会学家总结出来的。其实你仔细看看,数一数身边的例子,一定也都是这样的规律。

道理其实很简单。恋爱开始的一两年,结婚率高,是因为在热恋中,人的理智早就让位给感情了。热恋中,智商低,胆子大,对未来就少了害怕之心,头脑一热,两人就把婚结了,再不怕什么婚后的复杂关系,什么挣钱生子之事。

这时动机最简单,情感最单纯,简单一些就幸福一些。该昏头的时候就昏头,趁着情感迷醉把婚结了,获得一段好的婚姻的可能性就最大。

[责任编辑:廖建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