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深圳新闻网首页> 文化> 头条新闻

有一种浪漫叫做 “老柴+德沃夏克”

有一种浪漫叫做 “老柴+德沃夏克”

分享
人工智能朗读:

本周五,2018深圳“一带一路”国际音乐季将回归“古典时间”。4月13日晚,“弦上经典——深圳交响乐团交响音乐会”将在深圳音乐厅举行。

深圳特区报记者 刘莎莎

经历了“梅兰竹菊——国乐专场”以及“立陶宛麻辣爵士”之后,本周五,2018深圳“一带一路”国际音乐季将回归“古典时间”。4月13日晚,“弦上经典——深圳交响乐团交响音乐会”将在深圳音乐厅举行。届时,深圳交响乐团将在著名指挥家吕绍嘉执棒指挥下,与著名大提琴家秦立巍合作,演奏德沃夏克《B小调大提琴协奏曲》,并上演柴可夫斯基《B小调第六交响曲“悲怆”》。据悉,这也是吕绍嘉与秦立巍首次合作。

如何演绎浪漫派两位巨匠德沃夏克与柴可夫斯基的作品?吕绍嘉说:“两位巨匠的音乐语汇都源自欧洲,继承了优良的德奥传统又各有其民族特色。”秦立巍则表示:“音乐是最精致的奢侈品,我们在13号晚上要做的就是,对曲子细腻的追求,希望用音乐把大家带入另一个世界。”

吕绍嘉 “悲怆”隐藏着老柴最私密的话语

来自台湾的指挥大师吕绍嘉对德沃夏克与柴可夫斯基情怀深厚。曾就读于台湾大学心理系的吕绍嘉对作品的解读细致入微,如手术解剖般精准。他告诉记者,这次音乐会下半场演奏的柴可夫斯基《B小调第六交响曲“悲怆”》,是柴可夫斯基的谢幕之作,“写完这部作品十来天后,他就去世了。所以说,这部作品是最能代表老柴内心的,它像是安魂曲一样,很多没有办法用语言表达的东西都隐藏其间。”

“每一个乐章都隐藏着老柴私密的话语。其中,第一乐章和第四乐章都是大悲剧,尤其是第一乐章,表现的是生活的苦难,幅度非常大。第四乐章表现的是内心的悲叹。第三乐章最热闹,表面看着像进行曲,狂欢到失去控制,但这只是最表皮的,其实内里却是孤寂的、疯狂的。”吕绍嘉说。他还表示,老柴也好德沃夏克也罢,他们都是表现力极其丰富的浪漫派,他们的作品是超越时空的伟大存在,每个人都能在其中找到自己的园地。

对于少年得志、声名赫赫的大提琴家秦立巍,吕绍嘉称自己也是“久仰其名”。“这次合作的曲目是德沃夏克的《B小调大提琴协奏曲》。这首曲子是大提琴协奏曲里的‘帝王之作’。我十分期待与秦立巍的首次合作。”吕绍嘉还表示,尽管此前并未与秦立巍沟通,“但是音乐家的职业沟通是很快的,一个眼神、一个手势,彼此心领神会,完成了无数深刻的沟通。”

秦立巍 无冒险不艺术

1976年出生的秦立巍是当今世界乐坛上杰出的大提琴演奏家,被誉为新一代的马友友;《纽约时报》曾评价他的演奏“拥有无瑕的音准,钢铁般的技巧和柔美的音色。” 秦立巍也是深圳乐迷的“老朋友”,他曾与深圳交响乐团多次合作,为深圳市民贡献了多场美妙的音乐会。

这次他与深交合作的是德沃夏克的作品《B小调大提琴协奏曲》。“所有乐迷都知道,这个作品是大提琴曲目里的皇帝。德沃夏克是第一个把大提琴作为独奏乐器、如此完美地体现在听众面前,此前,大提琴都以伴奏为主。我觉得这部作品对大提琴发展尤其意义重大,它伴随了我很多年了,我15岁开始练它,这个曲子陪伴我打过很多仗,包括我人生中重要的比赛、几个重要音乐会、录唱片等等,是跟我一起成长的作品。如今每一次演绎它时,我都希望带来一些新鲜的东西。”

《B小调大提琴协奏曲》人们通常认为是一首思乡之作。“思乡之情是肯定有的,但是它更是一首怀念初恋情人的作品。德沃夏克的初恋情人是他夫人的姐姐,很遗憾的是,这位女士没能爱上他。后来这位女士生病了,德沃夏克写了这首作品。一般作品的最后一段都是以欢快的、壮观的节奏结束,但是它的结尾很慢,甚至有些忧郁。德沃夏克曾说,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写。这里面有私人的感情。”秦立巍解读说。

秦立巍还说了一个小秘密,他说自己小时候拉任何作品都拉得很慢,因为害怕人家觉得他是小孩子。“我把很多乐曲拉得很慢,让人感到沉重一些,底蕴深一些。但随着我年龄增长,我觉得要顺其自然,要人性化,音乐本来就是讲故事。到现在我越发觉得,每一次演奏都要尽量靠近音乐家本身,所有的心跳,节奏,甚至色彩都要尽量靠近自然的音乐的表达。”

回顾自己的从艺生涯,秦立巍总结说:“无冒险不艺术。我开始学琴的时候很理性,像造房子一样,打好基础。但是演奏到现在,很重要一点是,我看东西角度不一样了。我经常会在台上给自己挑战,技巧娴熟是前提,同时还希望有机会在台上寻找临时的灵感。我们古典音乐,一部40分钟的作品,按理目标是一个音节也不能错,背下来,要表现得很完美,这本身就是冒险的,是一条很刺激的道路,在走这条路能力非常强的情况下,要给自己一些挑战。人们来听现场音乐会就是会给演奏家刺激和挑战,这是在网上找不到的,这也是我在台上要寻找的感觉,激发自己的斗志。”

[责任编辑:实习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