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深圳新闻网首页> 深圳评论> 社会热点

点亮灯塔,让“大家”走近大家

点亮灯塔,让“大家”走近大家

分享
人工智能朗读:

“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文化兴国运兴,文化强民族强。没有高度的文化自信,没有文化的繁荣兴盛,就没有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深圳文艺名家推广计划宣传方案》于近期出炉,深圳将通过对优秀艺术家代表的系统宣传,扩大深圳的文化传播力和影响力。

今年,深圳将隆重推介本土的三位重量级文艺名家,分别是画家王子武、钢琴教育家但昭义、文艺理论家胡经之。著名画家王子武1963年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中国画系,长期定居深圳,曾任深圳市文联副主席,是长安画派的代表人物。擅人物、花鸟,偶作山水。画风严谨而洒落,不拘成格,用笔用墨自具特色,代表作有《平型关大捷》《悼红轩主像》等。著名钢琴教育家但昭义1940年出生于中国重庆,是深圳钢琴教育的杰出开拓者、领军人物。他从教三十余年,培养了李云迪、陈萨、张昊辰等一批优秀音乐家。文艺理论家胡经之,1933年出生于无锡,是深圳文艺理论的代表人物。他师从杨晦学文艺学,又随朱光潜、宗白华习美学,有志于融文艺学、美学于一炉,著有《文艺美学》《文艺美学论》《胡经之文丛》等。

对于这几位大师,有些人可能略知一二,但多数人恐怕还不甚熟悉。而从现在起,深圳将通过不断的宣传和推介,让大家走近“大家”,去了解这些文艺名家的人生故事和人文情怀。

清华大学前校长梅贻琦在其就职演说中曾谈到,“大学者,非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如果说大师是大学的灵魂和支撑,那么造诣精深、德艺双馨的文艺名家,则是一座城市文化和精神的灯塔。一座城市能拥有自己的文艺大师是何其有幸,后者让城市精神更加厚重和灵动,也给了渴望诗意栖居的人们安顿心灵的居所。

从余光中到饶宗颐,近年来一些大师相继故去,一次又一次引发全社会的关注和讨论。对于逝者的作品和成就,并不是每个人都了然于胸,但大家依然感到怅然若失,在人心的最隐秘处,却总有可以同大师们相连通的地方。当大师逝去,许多人会惊觉,原来他们是如此宝贵,人们也会借由大师的离去,在一瞬间窥见自己的内心。一个国家也好,一座城市也罢,尊重、善待文艺名家和大师,是应有的责任和担当,我们有责任推广和宣传我们自己的文艺名家,让他们散发出更多的光亮。

去年岁末,深圳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李小甘登门看望著名画家王子武,向王子武一家送上新年的祝福。王子武30多岁即创作《白石老人》等作品,有力打击了“中国水墨人物画远不如西方油画”的谬论,轰动一时。蒋兆和感言:“人物画要看王子武,他已超我”。1985年,王子武举家搬到深圳,来深之前,他将标志性的大胡子刮得干干净净,表明自己“不破不立”的决心。当时的深圳,文化艺术领域尤其是绘画领域,几乎是一片空白,王子武与一班著名画家辛勤耕耘,排除重重困难,终于创立了深圳画院时至今日,深圳画院已是特区建设现代文化名城的重要抓手之一。像王子武这样的文艺名家,深圳还有不少,他们配得上一座城市的敬意,也需要更多人关注和关心。

曾几何时,深圳是“文化沙漠”的说法颇有说法,但这些年来,深圳以其惊人的爆发力证明了“文化是流动的”。在注重创新和展现后发优势的同时,我们也要注重发掘、呵护和宣传自己的文艺名家,让大家走近“大家”,让“大家”带动大家,进而扩大深圳的文化传播力和影响力。

党的十九大报告深刻指出,“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文化兴国运兴,文化强民族强。没有高度的文化自信,没有文化的繁荣兴盛,就没有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同样,一座城市的未来和后劲亦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文化发展,《深圳文艺名家推广计划宣传方案》的推出,正是一种致力于发掘并厚植城市文化根系的努力和担当。(作者 彭健

[责任编辑:柯霈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