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深圳新闻网首页 > 深圳新闻 > 图片深圳 > 

深圳十几万人因为房租高搬离城中村?没有的事!

2018-08-23 07:59来源:深圳商报

?

改造中的清湖新村一栋农民房。深圳商报记者 陆剑伟 摄

 

原标题:

十几万人搬离城中村?没有的事

记者连续两日走访深圳四个城中村,发现房屋出租率达95%以上

深圳新闻网讯 近期,一则关于“十几万打工仔因为房租高搬离城中村”的文章在社交媒体刷屏。深圳商报记者连续两日走访了福田、龙华两区四个城中村发现,四个城中村的房屋出租率达95%以上,并没有出现大规模居民迁徙现象。

上梅林村

这里的房子一年没空过

湖南人小戴,帮着老板管理两栋下梅林村农民房。因为靠近福田农批,在这里做生意的外地人,成为这里的主要租户。另外,就是在周边工作的白领,主要租住单房和一房。

一楼是小戴一家工作和生活的地方,也是这栋出租屋的出入口,外墙很显眼的地方,张贴着从今年6月1日开始实施的最新租金表。

从租金表看,最贵的是两房一厅,月租达到3100元。最便宜的是单房,1700元。

“这次租金涨了300元,前两年每年大概涨200元。”小戴说,“我们这里是电梯房,租金比没有电梯的要贵一点。租约是一年一签,这里很好租,只要有人搬出去,立即就有人搬进来。两栋87套都是满租。”

深圳商报记者了解到,下梅林村共有100多栋农民房。如果时间回到2004年8月,单房的月租是550元,一房一厅是700元。现在户型、朝向俱佳的单房月租,达到1800元,没有阳台的要1600-1700元。一房则要2300-2400元。14年间,房租涨幅超过了两倍。

这里最贵的是36栋,一房的月租高达2600-2700元。原因就是这栋近期翻新过。

在下梅林市场公交站附近,总建筑面积12万平方米的皇庭公馆项目地下室已经完工。在此之前,这里曾经竖立着好几栋农民房。

水围村

拎包入住2500元起

水围村是这篇刷屏文章提到的一个片区之一。那么,水围村有没有出现大量居民迁徙现象呢?

水围柠盟人才公寓在水围非常抢眼,公寓色彩鲜艳,两层商铺格局很是小清新。由福田区政府统一把水围村的29栋504套农民房租给深业集团,深业集团改造后再出租给对应符合条件的人才。

与柠盟人才公寓在一起的,还有144-146栋三栋水围1368国际公寓,可以对外出租。在一楼服务大堂,记者看到了一张出租价格表,户型有三种,面积15-25平方米,签约一年,月租分别为2500元、2800元、3800元,都配有空调、洗衣机、电冰箱和热水器等。

这种“拎包入住”的公寓很是火爆,据前台服务员介绍,要排队到明年2月份才有空房。

深圳商报记者在水围村走了一圈,发现这里的农民房大多较新,没有自发改造的楼宇。照此算来,经过改造的在30栋左右。

在水围村130栋,适逢一位女士在楼下通过对讲机跟女儿对话。深圳商报记者了解到,这里的主力租金是30平方米的一房3000元,50平方米的两房4000元。至于这些农民房改造是否会造成大量居民迁徙。该女士称,倒是没有听说,大部分通过村里或者周边的出租屋消化了。

深圳商报记者的采访,间接证实了该女士的说法。就在130栋,房东称,只剩下一套房了,“我租得贵哦,单房2600元。”

在水围村很多大门口,悬挂着手写的出租牌。不过,从深圳商报记者拨打的几个电话反馈来看,大部分没有房屋出租,有的也只是一两套房源。

富联新村

“没房可租,哪还有人搬走?”

龙华清湖居住着大量外来建设者,以富士康员工占大多数。深圳商报记者选取了两个城中村采访。

21日下午4时,深圳商报记者赶到清湖富联新村,适逢天降大雨,便在15栋屋檐下躲雨。当时有一个老伯与一位租户聊天。

当深圳商报记者表明身份和来意,这位老伯很乐意介绍了这里的情况。

老伯是15栋的管理员,在这里居住多年。

据老伯介绍,富联新村一区二区共有380多栋农民房,有的楼改造了,就会涨租金。翻新程度高的,涨幅更大。

以15栋为例,共有49套,今年7月份刚刚为每户添置了一些新的家具,内部局部翻新,每套从8月份起月租涨了120-150元。

老伯带着深圳商报记者参观了15栋最贵的特大单间201房,家私家电全齐,月租1100元,实用面积22平方米,加上分摊,建筑面积在30平方米左右。

富联新村12平方米的小单房,月租800元;大单房则在750-900元。

“也有便宜的,”李伯指着对面一栋较为老旧的农民房,“那是1995年建的,没有改造,10平方米的单房月租600多元。”

谈起涨房租,老伯深有体会,“2009年的时候,这里的单房不过两三百元。”

对于深圳商报记者“是否有租户近期搬离”的提问,李伯觉得很奇怪:“都没有空房出租,哪还有人搬走?你到清湖新村看看,那里有很多富士康的员工,也有大企业在那里改造。”

清湖新村

找了很久,才找到一套房

打了一辆摩的,深圳商报记者终于来到那篇文章提到的“风暴眼”——清湖新村。

时值下班高峰期,这里一片热闹的景象。

深圳商报记者随机采访了一位姓罗的小伙子,碰巧就是富士康的员工。

小罗7月份刚从清湖老村搬过来,“找了很久,才找到一套单间。”小罗租的这套单间有个小阳台和卫生间,之前住的老村单间650元,现在新村的750元。

据小罗回忆,7月份就有两三栋的住户要搬,听说10月份还要搬一批。

“去年单间月租还是500元左右,今年二三月份,租金就涨了200元。”小罗说,“如果不是离厂里近,谁会住这么贵的地方?厂里也有宿舍,8人一间,一个月交110元水电费就可以了。”

小罗也介绍了厂里的情况,“刚刚进来的,底薪2200元。三个月实习期满,就是2650元。8月份,厂里刚加了工资,每人涨100元。至于一个月能拿多少,要看能加多少班。”

像小罗这样,因为城中村改造而迁移出来的居民,更愿意住在附近。这也造成了清湖新村的出租房源非常紧俏。

深圳商报记者拨通了清湖东村六巷6栋房东的电话,对方称“已经没有房子可以出租了”。如果有一房的话,月租1200元,面积约20平方米。

深圳商报记者采访发现,清湖新村确实有不少楼已经“空楼”。深圳市万村发展有限公司反馈深圳商报记者的采访称,已经在清湖新村签约44栋,其中移交了10栋,动工了8栋。

经过四个城中村的实地采访,深圳商报记者粗略统计了一下,水围村改造完毕的大约30栋,清湖新村移交、动工的大概20栋,因此迁出的居民更倾向于就近居住。所谓的“近期十多万居民迁出城中村”说法并未出现。(记者 陆剑伟)

[责任编辑:何畅]

新闻评论